ggl.jpg

华为面临安卓断供背后:开源系统怎么走向闭源

手机新闻资讯 2020-08-30 22:29


不久前,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公开表示华为手机快没芯片可用,最近美国又「拉黑」华为38家子公司,以切断华为购买芯片的管道,除了芯片受限制,软件层面华为也再次面临「安卓断供」。

 

2019年华为被美国列入「实体清单」后,不能再使用Google一系列服务和应用,虽然临时通用许可多次延期,但也在这个月过期了,尽管华为响应就算没有Google Play手机系统也会继续更新,但这依然是悬在华为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,也让鸿蒙系统再次备受期待。

 

「安卓断供」并不是完全准确的说法,因为安卓是开源系统美国政府根本无权干涉,但华为还是会因Google授权受限被影响,这是因Google多年来一直在掏空安卓的开源部分,让全球最大手机操作系统一步步从开源走向闭源(close source或称「版权软件」),因此被掐住喉咙的也不只华为一家。

 

 

安卓:开源的壳,闭源的核

 

这又是一个屠龙勇士变成恶龙的故事,2007年发生两件事将智慧手机带入新时代,一是苹果发表iPhone,另一件就是安卓诞生。

 

与iOS不同,安卓系统部分采用Linux内核,Google也以开源的方式将安卓公开授权给所有厂商,Google其实是为了对抗闭源的iOS系统,以开源系统让安卓快速扩大规模,且安卓大部分API还支持iOS系统,对开发者十分有吸引力。

 

「安卓之父」Andy Rubin当时表示:如果Google无动于衷我们将不得不接受十分可怕的未来,一个没有选择的世界:同一个人,一家公司,一支手机,一个营运商。

 

得益于开源策略,2010年安卓系统市占超越在手机市场称霸十多年的诺基亚Symbian系统,成为全球第一大智慧手机操作系统,但此时安卓的开源对Google来说不再是驱动增长的引擎,反而成了不能忽视的风险,基于安卓的开源许可证,别家厂商完全可自行基于安卓的代码开发新系统取代安卓,这种例子在开源世界并不罕见。

此外,如果安卓遵循Linux内核的GPL许可证,意味着所有代码修改都要开源,这会让采用安卓的硬件厂商不得不公开硬件驱动和应用程序代码,这相当于将核心技术公开,于是Google采用另一个开源许可证ASL绕过这个问题,因ASL许可证规定第三方可随意使用代码,且不必开源,也因为这样Linux内核的项目维护负责人Greg Kroah-Hartman在2010年宣布将安卓代码从Linux内核代码库删除,并暗示安卓不是真正的开源。

 

这仅是安卓闭源之路的开始,之后Google逐渐将安卓分成两部分,一是安卓开放原始码项目(AOSP)提供安卓的基础框架代码,所有厂商可免费取得上面的开源代码,另一部分是Google行动应用服务(GMS)包括「Google三件套」一系列应用和API,而GMS是闭源的,如果手机厂商想使用GMS,除了通过Google的硬件兼容性测试,每台手机还​​要支付Google 0.75美元授权费,那么问题来了,厂商凭什么放着免费开源的AOSP不用,而要接受诸多限制的GMS呢?Google的答案是,让AOSP越来越不好用,让厂商离不开GMS。

 

虽然AOSP不属于Google,谁也不能将一套开源系统下架,但Google却可以停止AOSP大量应用和API更新,将升级版本转到闭源的GMS,从搜寻、音乐到信息等应用,Google逐渐将AOSP的应用和API一点点掏空,用GMS应用和API取代,AOSP旧版应用和API不再升级,经过几版更新后逐渐就形同鸡肋,这样一来尽管AOSP依旧开源但只剩底层外壳,有竞争力的核心部分都在GMS,Google也能以垄断功能牢牢控制安卓,并保持对硬件厂商和开发者的影响力。

 

安卓的本质,就像这篇文章形容:本来大家以为安卓是手机界的Linux,但其实是让所有人看代码、让部分人修改分支代码、只有Google自己才能修改主线代码的Windows。

 

 

用不了完整版安卓,真的没关系吗?

 

如上文所提的,只有同时使用AOSP和GMS才是完整的安卓,如果是阉割版安卓,会造成什么影响?

 

对手机厂商来说意味产品竞争力下降,就像如果iPhone无法使用微信中国销量一定会大受影响,在欧美国家如果手机不支持YouTube、Gmail、Google Maps等应用,大多数消费者同样无法接受。

 

去年美国宣布华为禁用Google的GMS服务后,华为手机海外销量一直下跌,Canalys数据显示,华为手机海外出货量今年第二季同期相比下降27%,余承东也一度表示:由于Google GMS 安卓系统断供,以华为手机为主的消费者业务的确有了漏洞,当然对大多数中国用户来说,早习惯了没有Google服务的安卓系统,「Google全家方案」在中国也都有替代品,但用户体验不会因缺少GMS受影响吗?显然不是,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中国安卓手机一直被诟病卡顿、发热严重,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不能使用GMS的消息推播,无论iOS还是原生安卓系统都有一套系统专用的消息推播服务,第三方软件无需启动就能向用户推播消息,应用无需长期在后台执行系统就更流畅,然而中国安卓系统的推播平台基本靠各厂商提供,因不同厂商对系统和应用权限管理标准不一,如果要确保消息及时推播后台执行的应用就会增加,也大大增加內存的压力,结果就是手机容易卡顿,电池消耗快,这也是为什么一些中国手机內存增加到8GB,流畅程度却可能不及国外4GB內存的安卓手机,为了解决这个问题,2017年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成立统一推送联盟,为中国安卓消息推播服务建立统一标准,华为、小米、OPPO、vivo、三星等主流安卓手机厂商都加入,并逐步完成配合。

 

前段时间统一推送联盟在OPPO Find X2 Pro测试系统级统一推播信道,结果显示手机待机时间提升多达43%,尽管目前中国统一推播标准还没完全普及,体验比原生安卓系统还有差距,但未来中国安卓生态体验的确可能大幅改善。

 

 

对抗安卓闭源的,不只是华为

 

为了应付安卓断供危机,华为推出取代GMS的华为行动服务(HMS),余承东还表示,鸿蒙随时可以装到手机,一两天就能完成转移。除了华为,过去也有一些厂商尝试过绕开Google牢牢掌控的安卓系统,亚马逊Kindle Fire虽然采用安卓框架,但同时推出一套服务和应用取代GMS,搭载自家应用商店、浏览器、云端储存应用,不过当亚马逊尝试将同样思路延伸到手机却失败,最终亚马逊不得不砍掉Fire Phone业务,1.7亿美元投资都付诸水流,此外与Google合作的OEM厂商不能生产非安卓兼容版设备,否则Google有权撤消制造商生产任意安卓装置的许可。

 

2012年宏棋与阿里巴巴合作时,准备发表搭载阿里云OS的智慧手机时就收到Google警告,称宏棋如果使用阿里云OS操作系统,Google将解除与安卓产品的合作和技术授权,最终发表会被迫取消,即便没有Google封杀,手机厂商另起炉灶开发一套系统也非易事。

 

从三星和英特尔共同开发的操作系统Tizen就可见一斑,Tizen原本被三星寄予「主打高阶手机市场」的厚望,却一直难以吸引开发者为这个生态开发应用,如今Tizen主要运行三星占领新兴市场的低价机型,以及智慧手表、智慧电视等装置,这些自研操作系统遇到的困境,也是鸿蒙等中国操作系统将来会面临的问题。

 

 

开源改变了网络,未来也会继续

 

1985年,麻省理工学院人工智慧实验室的研究员Richard Stallman提出自由软件概念,要开发一套原始码可自由使用的操作系统、编译器GCC等著名开源工具出自Richard Stallman之手,开源运动对网络意义非凡,就像霍炬所说,如果没有开源运动,可能不会有Linux、安卓、浏览器……整个网络可能都不会存在,开源运动可算是人类历史最大奇迹之一,来自世界各地的人在不同国家不同制度下,用不同语言共同创造属于全人类、所有人都能自由使用的工具,但开源的自由在今天一点点被侵蚀,除了安卓走向闭源,全球最大的开源代码代管平台GitHub去年也开始禁止部分国家、地区的开发者帐号,以配合美国的贸易制裁措施,这引起不少开发者担忧,尤其是中国开发者,目前GitHub聚集超过4,000万开发者,来自中国开发者的储存库贡献数量仅次美国。

 

近日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宣布,选择码云Gitee构建「面向中国的独立,开放原始码代管平台」,尽管开源世界遭遇挑战,不过开源软件就是为了打破各种枷锁和限制而诞生的。如今大型的科技公司,无论是苹果、Google、腾讯、阿里、华为,都建立了大量的开源项目。

 

在人工智慧等引领下一个时代的技术领域上,开源将做为加速器而存在,开源的深度学习框架能降低AI技术门坎,加速相关产品的落实,小米首席架构师崔宝秋在一次中提到:透过开源可以验证模型的质量,AI巨头也可以透过开源快速占领市场,处于领先地位,就像当年的安卓,现在Google又透过开源软件库TensorFlow逐渐在AI领域建立起影响力,小米的Cloud─ML平台就是基于TensorFlow等开源平台搭建的构架产品。

标签列表

Copyright © 2009-2020 baojinkeji.com

宝金科技(深圳)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
xml地图

使用手机扫描宝金科技二维码

获取更多手机买彩票资讯

助您网上买彩票更方便